首頁|新聞中心|電視點播|專題專欄|視聽|長三角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敢為人先勇于擔當的帶頭人——記改革開放初期的寧國縣委書記方達林
來源:《宣城歷史文化研究》微信版 作者: 發表時間:12-07 10:34

許紹樂

微信版第1439期

20 世紀 50 年代初,方達林是歙縣人民委員會農村掃盲工作隊隊員和鄉村辦社指導員;中后期,他成了人民公社辦公室主任和縣委寫作組副組長。60 年代,他從區委秘書、宣傳委員、副書記,一直做到縣委委員兼區委書記。70 年代初,當上了歙縣縣委副書記、縣革委會副主任、生產指揮組組長。1978 年 8 月從歙縣調到寧國,先擔任縣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不久即升任革委會主任,最后又當了四年縣委書記。

改革開放初期,寧國和全國其他地方一樣,問題許多,困難不少,如何才能盡快撥亂反正,做好發展、保障和維護工作?如何才能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脫穎而出,勇立潮頭?當年正是這位年富力強、從農村最基層走來的書記,以其睿智的頭腦、敏銳的眼光和務實的作風,從大處著眼,從小處著手;把握全局、抓主要矛盾;尤其是抓好了那些對全局能發揮根本性、深遠性影響的大事、要事,以其獨特的工作方式協調各方,在困境中找到出路,在無望中創造可能, 在可能中干成事業。從而,給這個山區小縣的老百姓帶來了實惠,為寧國順利進入“全國百強縣”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向寧國人民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1

方達林初來寧國,對一切都感到陌生,要做好工作、解決問題、科學決策,首先要做的就是調查研究。他相信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針對當時的實際,他在如饑似渴地“吃”進寧國各方面情況的同時,想到了一種既快捷而又有效的方法,經過與常委們商量,決定立即召開全縣公社、科局以上干部大會來解決這個問題。會議是在縣政府“五一”食堂召開的,并且一開就是七天。經過幾天的會議,方達林對當時寧國的情況有了一個基本的了解,即除了“左”的思想橫行、內耗嚴重外,與老百姓切身利益息息相關的,主要就是嚴重缺糧和冤假錯案兩個問題。

1、1977 年,寧國春季低溫多雨,以后又發生水、風、雹等多種自然災害,糧食嚴重欠收,到了 1978 年的 7、8 月間,全縣大約 40%的大隊出現糧荒,還有少數農戶出現斷糧現象。這樣,解決缺糧問題,讓老百姓有口飯吃,就成了他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

為此,他星夜趕回徽州地區,敲開張專員的家門請求援助。在他的努力下,幾天后 20 萬斤糧食運到了寧國,糧荒問題基本得到解決。但是他知道,這次解決的只是暫時的困難,要想解決長期的問題,必須從根子上尋找原因。方達林連續跑了十幾個公社,經過調查發現:寧國縣的這次糧荒除天災影響外,確實有更深層次的原因,那就是受“左”的思潮影響,當時糧食征購指標定得過高,這種“高指標”在正常年份,全縣各個公社(特別是缺糧區)上交完公糧、留下種子以后,能分給社員群眾的糧食已經不多,更何況大災之年?

在摸清情況并與縣委主要領導商量后,他立即召開了全縣糧站站長會議,解決今后各個公社糧食產量的上報問題,總的要求是:必須堅持實事求是,決不能再有水分。并對怎么個“實事求是”法?具體提出 “二不能、一打折”的要求,即:一是口子谷(空癟稻谷)不能算產量,二是玉米、紅薯等雜糧不能算產量;還要在原來的上報指標上再打上折頭?!耙o群眾留點余地,決不能讓社員群眾明年開春以后再沒有飯吃,餓著肚子搞春耕了?!?/p>

資料顯示,當年寧國縣征購(征糧和購糧)的糧食即從 9620 噸下降到 7125 噸。怎么會是這樣呢?現在的年輕人,也許很難理解,因為他們大多沒有經歷過那樣的年代,但是許多年紀大一點的人都知道,那個年代對我們整個國家,都是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

2、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極左路線影響下,運動一個接著一個,可受整的大都是人民群眾,特別是十年“文革”制造了為數不少的冤假錯案?,F在結束了,來信來訪的人特別多。方達林把平反糾正冤假錯案看成是為群眾排憂解難、維護社會穩定的重要手段。為此,他在與有關領導商量以后,定了 3 條措施:①凡是來縣委、政府上訪的群眾都要認真地接待。②重點案件要盡快派人下去重新調查并盡快解決。③成立專門機構對建國后遺留的歷史問題,進行復查。

當時,到寧國縣城里上訪的群眾很多,因為他是新來的,所以點名要找他申訴的人就更多了。他說:“凡是找到我的,我都接待?!薄皼]有吃飯的,我拿飯票一起到食堂吃飯,飯后再講?!薄澳墁F在能答復的,就當場給予答復;現在不能答復的,調查以后再給予答復?!本瓦@樣,有時弄得吃飯、睡覺都沒有時間。問他為什么?他說:“群眾的事,再小也是大事?!?這是他近 30 年的農村工作早已形成的一貫作風。

同時,他還盡量抽出時間,多到信訪辦公室參加接待上訪人員。其中,有一個船民集體上訪的事件,給他印象最深了。那是 1978 年的 10 月間,寧國船民水上運輸隊 20 余人,為討生活出路,要求縣委縣政府給予解決吃飯、安置、小孩上學等問題,集體上訪。他們帶著鍋碗瓢盆和被卷,占據了縣委縣政府大樓的走廊,大有安營扎寨之勢,船民們群情激憤,形勢非常緊張。此時,方達林主動請纓與同時到任的縣委書記韓雙立同志一起,代表縣委和縣革委會去做調解工作。經過耐心傾聽、平等交流和促膝談心,船民們的情緒慢慢地平靜下來。

正在這時,船民中的一位老人突然發病了,方達林立即派人把他送往醫院治療,并請專人精心護理;同時又給占據大樓走廊的船民們送去米面和蔬菜。這兩件事在上訪的船民們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他們說:“你們這樣關心我們,待我們這樣好,我們的困難相信你們一定會妥善解決的?!本瓦@樣,不到二天時間,這起群訪事件便得到了順利解決。事后,方達林又督促相關部門認真解決落實了船民們的安置、生產和生活等問題。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想起這件事情,他總會十分感慨地說:“我們只要踏踏實實為老百姓做事,多為他們著想,以心換心,再大再難的事兒也就不難了?!?/p>

2

風輕花落定,未央雨飛揚。方達林到寧國上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作為基層黨委的副書記,他除了有自己分管領域的工作外,還要協助書記抓好縣委其他方面的工作。盡管很忙,但他始終堅守著“執政為民”和“萬事民為先”的樸實理念,把群眾利益放在首位,關注民生,做到情為民系、利為民謀。

“春節慰問”,這樣的活動幾乎每年都搞。但是,1979 年春節前夕,他還是決定認認真真地做好這件事,決不走過場,為鄉村百姓辦點實惠的事兒。一是自己本來就是農村出來的干部,對農民生存現狀始終都有一顆同情心;二來這也是深入調查了解寧國基層各方面狀況的一次最好的機會。所以,他經過與常委們商量后,決定把自己到寧國以來第一次的慰問地點,定在革命老區——板橋。

他帶著革委會副主任陳惟選、雷水林,連每年都帶的電影放映隊也沒有帶,就出發了。他們在方塘公社下了車,然后爬了 30 余里的山路,來到板橋村。那時的板橋公社轄板橋、大河口、大黃山 3 個大隊,有 2700 多人口,是當時全縣唯一沒有通公路的公社,一切生產、生活物資全靠人挑肩扛?!敖夥哦紟资炅?,還有公社、并且是一個革命老區的公社沒有通汽車,實在是講不過去!”方達林越想越覺得此事決不能再拖了。于是他們白天走村串戶慰問那些困難戶、五保戶、革命老人和軍烈屬,晚上就召開座談會,各個層次的座談會,聽意見、擺困難、謀發展。經過連續四個夜晚的交流勾通,最終大家一致決定:“要想富、先修路,排除萬難一定要把路修通!”

春節過后,在方達林的運作下,修路工作迅速鋪開:測量隊進村測量,公社干部發動群眾投工投勞,交通局長親自出馬跑省要資金,物資部門擠出的鋼筋、水泥、雷管、炸藥等物資也逐步準備到位…… 經過一年多的奮戰,全長 13 公里、寬 3.5 米,從板橋至方塘的公路順利竣工,與全縣農村公路網連成一片,革命老區板橋也從此結束了不通公路的歷史。

當年,方達林在工作之余能換換腦子的娛樂項目,就是走進影劇院看一場電影,若是碰上自己喜歡的片子,那就更是一件十分高興的事情了。但每次去看電影時,總能聽見群眾反映影劇院條件太差、設備落后,隨著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老百姓這樣的抱怨聲也越來越多,他自己也頗有同感。因為這個影劇院是由 50 年代的縣人民大會堂改建而成的,觀眾席是長條木椅,聲、光、電等方面基本上還是老樣子,電影放映效果很不理想,因此拆舊建新已是勢在必行。

他是一個穩健的人,更是一個識大體、會辦事的干部。作為革委會主任的他,對于群眾提出的意見沒有簡單地做出決定,而是深思熟慮后,在常委會上提出了自己的主張:建議影劇院在原址上拆倒重建。這件事辦好了,不僅可以還老百姓一個質量高一點的休閑娛樂場所,也能為寧國縣城添加一個靚麗的景點。但鑒于縣內財力有限(當年全縣可動用的財力僅 50 萬元人民幣),故只能采取多方籌集資金的辦法來完成。具體辦法為“四個一點”即:①找省電影發行公司求一點;②從縣財政擠一點;③去銀行貸一點;④尋企業借或募一點。就這樣,常委會一致通過了重建縣影劇院的決定。隨后,方達林又親自找螢石礦礦長拆借資金,找上海水泥廠請求無償支援水泥和鋼材…… 各項準備基本到位后,1980 年 8 月,寧國縣新影劇院開始動工興建了。

這其中還有一個小故事。重新建造影劇院,在當時的寧國縣城算是一件大事,要建造出一座功能齊全、美觀實用的影劇院,最關鍵的就是建筑施工設計圖了。而那時的寧國建設局雖然有一個設計室,但是從來都沒有設計過大一點的房子,怎么辦?一時眾說紛紜,有不少人都傾向于請上海、杭州等大城市里的設計院所來干。但是方達林力排眾議,提出了“寧國事由寧國人干,為寧國培育人才”的主張。于是,他請來了建設局內的幾名大學生商量,并提出:先派他們到蕪湖、上海、北京、杭州等大城市中的影劇院觀摩學習,弄出圖紙后請他們的老師做進一步地修改,最后再請有關設計院審定把關。當整套圖紙出來后,在討論鑒定會上,大家都感到十分滿意。

在決定由哪支建筑工程隊來施工時,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好心人“請老家有經驗工程隊來建造”的提議,堅持要由寧國縣內自己的工程隊來干,又一次踐行了“寧國事由寧國人干”的主張,從而開創了在工作實際中“為寧國培育人才”的先河。經過一年多時間的緊張施工,新的影劇院終于建成,在當時的山區縣城,尤其顯得豪華氣派。在喧鬧的鑼鼓聲和老百姓的歡笑聲中,方達林與縣里的其他領導一起,為新影劇院的投入使用剪了彩。此時,他的臉上也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歲月在緊張和忙碌中一天天的過去。就在這些日子里,他曾為保護寧國的生態資源,制止盜伐、減少山場糾紛,親自部署區、鄉領導下隊搞登記、劃山界,然后又組織林業、法院等部門工作人員下鄉辦公,就地解決糾紛;他曾為方便老百姓的勞作和出行,千方百計組織所需物資,并督促有關區(鎮)鄉建筑雞山、萬福、寧墩等鄉村道路的橋梁;他曾為了讓在農村第一線工作了幾十年的老同志能調回縣城,多次向地委打報告…… 總之,只要是關系到干部群眾福祉的事情,他都會不遺余力去做,并且樂此不疲。每當那一刻,他似乎總能感覺到內心深處有一種東西在升華,我想,這種東西可能就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信仰吧。

3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黨中央重新確立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作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重大決策?!斑@對我們做基層工作的干部來說,確實感到思想上輕松一大截?!薄敖K于可以集中力量發展生產,安下心來做事了?!?/p>

農村開始土地包產到戶,農民積極性調動起來了。這給了方達林很大的啟發,“既然土地能包產到戶,那么工業方面也應該可以比照著做了?!痹诮涍^反復思考之后,他抱著為寧國的經濟發展做一些嘗試的決心,先后到國營企業化肥廠、陶瓷廠去蹲點,希望能找到一個突破口,樹起一根標桿,從而起到一個帶動作用,但是由于受到當時體制、政策等諸多方面的限制,沒有成功。盡管這樣,他還是按照“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特殊問題用特殊方法解決”的思路,為一些企業的持續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比如,他就采用兼并和變換企業性質等辦法成功解決了縣計委下屬建材廠虧本、工人鬧事和勝利煤礦“機改”資金短缺等問題。

1980 年 2 月,方達林擔任寧國縣委書記。在當時,很多人稱地方經濟為“一把手經濟”。而在一把手經濟中,關鍵是一把手的發展理念和思路,“理念決定高度,思路決定出路”。如何謀劃好、發展好寧國縣域經濟,出路又在哪里?他感到了自己肩上的擔子一下子就重了許多。

此時,毗鄰的浙江省大力發展社隊企業(后改稱鄉鎮企業)的做法,引起了他極大的關注,也讓他又一次受到了啟發,“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他一頭扎進基層,連續多天走村串戶,對寧國的社隊企業進行調研。有一天,他在中溪公社聽取匯報時,夏鼎湖談起了想搞礦山機械密封件的設想,但苦于沒有啟動資金。方達林在詳細了解有關情況后,決定幫他一把?;氐娇h城后,就立即找到縣工商銀行的行長進行協調。不久夏鼎湖就獲得10 萬元的銀行貸款 ,一個新的企業“中溪密封件廠”也就隨之誕生了。

1983年5月,夏鼎湖同檢驗人員一起檢測產品

隨后,方達林又為該廠的發展排除了可能碰到的阻力,并指示中溪公社領導要大力支持,要給予廠里生產和經營上的自主權。與此同時,對夏鼎湖也嚴肅地提出了出效益、不逃稅、不違法的要求。就這樣,當年這個坐落在山坳里的小廠,產值和利稅連年翻番,僅用了三年不到的時間,產值就達到 144 萬元、利稅實現 80 萬元,工廠蓋起了新廠房,“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但那時國家對鄉鎮企業態度是:原料不供應,產品不調撥,完全是由企業自己想辦法,從市場上來到市場上去。夏鼎湖為了推銷廠里的產品,與北京和上海的兩個國營大廠有了業務往來。不想,北京這個廠的負責人由于經濟問題,被抓了起來,牽涉到了夏鼎湖。北京公安局派人來到宣城、寧國進行調查。對夏鼎湖的問題應該怎么理?宣城地委幾個主要負責人開會研究,方達林也參加了會議。會上,明顯分成了“抓”與“?!眱膳?。方達林是一位懂規矩、尊重程序的干部,但是在那次會議上卻進行了“慷慨陳詞”,他的理由是:夏鼎湖送的這些東西,大都是些土特產,而且是為了推銷產品,沒有什么大不了的。關鍵是,如果把他抓了,那還會有誰再來滿腔熱情去干鄉鎮企業了?在地委副書記朱景本和其他一些領導的努力下,最后會議做出了“由寧國縣委組織調查組,把夏鼎湖的問題查清楚”的決定。

方達林返回寧國,向縣委常委會做了如實匯報,并立即組成了兩個調查組,一個去北京,一個去上海。臨行前,方達林向兩位調查組長袒露了自己“想保護夏鼎湖,為寧國保留住這個效益很好的鄉鎮企業”的想法。同時建議去北京的調查組長帶兩份介紹信,一份是紀委的,一份是縣委的,并囑咐:“調查工作一定要認真,要實事求是?!薄霸谙亩]有多大問題的情況下,請你代表縣委再去這個廠的上級單位做做工作,爭取保住這條大的產品銷售渠道?!苯Y果,去北京的調查組很好地完成了任務,而去上海的調查組效果卻不理想。事后,方達林又委托分管工業的副書記黃經綸去上海,專程拜訪了上海這個大廠的領導,為中溪密封件廠的產品繼續銷往上海掃清了障礙。接著,他又向省委匯報情況,向媒體推薦宣傳,全力幫助、支持夏鼎湖……就這樣,在他的精心策劃下,1984年 4 月 7 日,《安徽日報》發表社論,充分肯定了夏鼎湖是改革者,是有能力的企業家;宣城地委也作出了《關于開展向夏鼎湖同志學習的決定》,方達林的不懈努力終于結出了豐碩的果實,他的這些做法也成了寧國縣保護企業家的破冰之舉!

寧國密封件廠文化宮

方書記支持寧國鄉鎮企業發展,盡心盡力為企業家服務的事例還有許多。比如,后來成為“耐磨材料大王”的陳宗明以及陳錦華、黃昌書等等,在創業之初也都曾經得到過他的不少支持和幫助…… 為了進一步推動鄉鎮企業的發展,1979 年,他在寧國縣委召開的工作會議上,希望大家要解放思想,勇于探索,“在認真扎實抓好農業,決不放松糧食生產,積極開展多種經營”的同時,還必須大力發展地方工業”。1982 年,縣委召開四級(縣、區、公社、大隊)干部大會,他在會上進一步強調:“大力發展社隊企業,寧國的條件已經具備,工作重心轉移應該提上議事日程…… 工業邁不開大步,農業繼續上就很困難,我們要辦好工業促農業?!睍?,分管工業的領導也由原來的 2 位增加到 4 位。就是在這樣的良好環境下,寧國的鄉鎮企業如雨后春筍,蓬蓬勃勃地發展起來。

當時,在寧國的土地上涌現出了一大批興辦鄉鎮企業的名人,其中寧國東線飛出的4 只領頭雁最有名氣,被人們戲稱為寧國的“四大名旦”。鄉鎮企業的異軍突起,使得寧國縣級經濟落后的面貌迅速得到了改觀。以后的幾屆縣委、縣政府不折騰、不扭“秧歌”, 一任接著一任干,始終把發展鄉鎮企業做為中心工作,在政策上不斷充實、完善,在支持力度上不斷增強,從而使得寧國的營商環境越來越好,到 1987 年,全縣共有鄉鎮企業6036家,鄉鎮企業產值占工農業總產值的 49.3%,成為縣級經濟的“半壁河山”;同年寧國也順利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1994年,鄉鎮企業產值占全縣工農業總產值的73.8%。在民營經濟的帶動下,全縣綜合實力不斷提升,終于在1995 年寧國率先躋身全國百強縣的行列,成為安徽省的唯一。

“為了母親的微笑,為了大地的豐收”,方達林在寧國任職期間,始終把解決好老百姓吃飯問題作為頭等大事;始終把實現好、維護好群眾的利益作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始終把改革創新作為寧國經濟發展的根本動力。在群眾的眼睛里,他是一個純樸中見深邃,繁忙中伴快樂,急難中勇擔當,服務中講律己的人。他留在三津大地上的故事,就像春天里那一首首飄著泥土芬香的歌謠,被老百姓在心底久久地傳唱……

(作者系寧國市民族宗教局原局長、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會員)

【責任編輯:zhanglingyan】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
    久久人人爽人人人人爽av|亚洲AⅤ无码中文字幕|亚 洲 中文字幕 成 人 在线|久久国产精品视频播放